声明:,,,。详情

  《今古传奇》创刊于1981年,被评为历届湖北省优秀期刊;1998年入选全国“百刊工程”;连续四届蝉联全国百种重点社科期刊。今古旗下刊物有《今古传奇》、《戏剧之家》等。

  2004年1月,《今古传奇·故事版》改版为半月刊。截至2004年5月,刊物月发行量突破60万册,在发行量排名第二。

  2005年起,《今古传奇·故事版》将推出一系列重大举措,全力打造月发行量超百万的知名大刊。

  2012年《今古传奇·奇幻版》因经营亏损问题宣布停刊。2003.9——2012.9,刚好九年整,总第234期。

  《今古传奇》,当今我国文学期刊界一个响亮的名字。这艘通俗文学期刊的“航空母舰”经过23年的营造,正在汹涌澎湃的期刊商海劈波斩浪,雄劲远航

  1981年,《今喇员脚兰古传奇》由3名曲艺家借1.5万元创刊,到1986年,发行量高达278万册,创全国文学期刊发行量第一;1996年后历次被评为湖北省优秀期刊;1998年后,多次被国家新闻出版署评为“百种重点社科期刊”。23年来,《今古传奇》共发行5000万册。

  今古传奇杂志社充分挖掘自身的品牌优势,并且适时将其转化为新的品牌,使期刊的价值在延伸中升值,进而形成自己的期刊价值链。

  他们利用品牌优势找准空间,一年一个台阶,三年三大步,形成《今古传奇》“一拖四”格局。其持续经营的“系列刊”和由此生发的期刊形象形成巨大的财富源。

  1999年《今古传奇您去乐》改双月刊为月刊,单月号保持传统风格不变,以发表传奇小说为主;双月号打出“众所周知的风云人物,鲜为人知的传奇故事”的办刊旗帜,推出了《共和国十大元帅、十大大将大结局》系列,猛然打开了中老年读者的记忆,一举成功,期期加印,形成了中国通俗文坛“大结局”现象。双月号的成功引发了传奇人的另一个梦想,再办一种杂志,让大船旁边有小船。于是《今古传奇·故事版》2000年9月创刊,次年,发行量突破25万份,成为当时国内期刊界的一提兆白个神话。

  为使品牌延伸理念得到充分印证,2001年9月,《今古传奇·武侠版》又呱呱落地。2003年创办《文摘版》《奇幻》,并组建今古传奇报刊集芝笑辩全团。实践证明,期刊开发的空间在一定程度上是无限的。随着社会的发展,新的阅读要求和倾向也在不断产生,这是催化新的期刊产品的源泉。据此,《今古传奇》在自己出版资源的开发中不断地制造出新的期刊概念并将其与读者需求融为一体,使自己期刊产业的发展道路越来越宽广。

  期刊的灵魂在于创意水平和创意能力,它时时处处体现在期刊的风格、气质和神韵上,作为以积累和传播文化为主的精神产品,期刊在价值构成上不同于物质产品。

  现时条件下,现代期刊的竞争已不是一城一池之争,而是新的出版理念、独特的经营谋略、广泛的信息网络和深厚的文化背景的抗衡。其中,期刊在长期实践中所形成的深厚的文化背景,将是起决定性作用的一环。

  20世纪80年代初,《今古传奇》的创刊引发了一个通俗文学的热潮,神州大地通俗文学报刊如雨后春笋。当通俗文学报刊一哄而上时,《今古传奇》则以冷静的态度,站在对社会负责、对历史负责、对民族负责的高度,响亮地提出了“以严肃的态度办通俗文学,以通俗的形式反映严肃的社会内容”的口号,“拒绝庸俗、拒绝媚俗、拒绝低俗”,先后推出了《玉娇龙》、《春雪瓶》《武当山传奇》《中国三大村》《黑枭红颜》《小平出山》等和谅寻优秀作品,以其较高的艺术品格感动了上千万读者,也为通俗文学的创新和发展探索了新的路子。

  《今古传奇》从时间和空间上包罗了一切传奇,而且合乎当今时尚,颇有读者基础,并以广大读者较易接受和喜爱的中国传统文化传播方式进行演绎,很有中国气派、民族风格、大众意识和时代精神。创刊以来,从开始摸索到自觉地坚持,从实践探索到理念追求,所编发作品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特色,这种在深厚文化背景下诞生的“今古传奇体”便构成了今古传奇的立社之本。

  杂志社始终在革除制约文化发展体制性障碍上探索新路子,在促进文化发展机制上采取新举措,在增强事业发展活力上争取新突破,逐步建立起科学合理、灵活高效,有利于调动员工积极性、推动文化创新、多出精品力作的运行机制。

  出版体制上,打破事业单位的格局,提出了“企业模式、市场运作、科学管理”的改革思路,逐步取消刊社级别、干部级别,按照公开、平等、竞争、择优原则,民主选举刊社负责人。全员实行聘任制,竞争上岗。社长产生后,由社长聘任副职,再由副职推荐各部门负责人,各部门负责人再聘任下属职员,通过建立聘用制度,调动了员工的创造意识,“能者上、庸者下、平者让、劣者出”。在现任的社委会成员中,就有9人先后落聘,最多的是二上二下。

  人才战略上,收起铁饭碗,废除职务终身制。杂志社职工已呈多种身份、多种结构的联合体,其中不仅有国家编制、自负盈亏编制、工人编制的职工,还有招聘职工、临时职工、计件职工,在人力资源管理和员工身份转换上率先实行期权补偿的办法,全面与企业接轨。

  编辑理念上,打破了“编辑是为他人作嫁衣”的传统思维,提出了“编辑是第一经营者”的思想,把编辑在刊物经营中的地位提升到“核心竞争力”的前台。取消自由来稿的审读程序,推行编辑策划制度,从根本上使编辑思想与市场接轨、与读者贴近。取消固定编辑费的分配形式,实行按版面计酬,即把所有的版面拿出来竞争,择优上版,大大地提高了刊物质量。推出重奖重罚措施,对编发了“立得住,打得响,传得开”的好作品的编辑年终给予重奖,反之则实行重罚。

  他们打破了重编辑、轻经营的误区,形成了“以刊物为主体,以发行和广告为两翼”的三足鼎立格局。在物流策略上,打破垄断,与商共舞,提出了“零距离市场”理论,投巨资建立县级发行站,抢占零售市场制高点。在物流过程中减少中间环节,构筑杂志社和零售商及读者“三点一线”的直通快车,以第一时间、第一空间使读者受益。“在激烈的市场竞争面前,头脑清醒,锐意改革,不断探索,勇敢地迎接嬗变,主动地拥抱市场,才使我们的事业越做越大,越做越强。”社长舒少华的一席话道出了《今古传奇》得以发展壮大的秘诀。

  《今古传奇》始终坚守“中国气派、民族风格、大众意识、时代精神”的办刊宗旨,坚持“传奇而不离奇,通俗而不庸俗,普及而不低级,有趣而且有益”的办刊格调,经过二十多年的不懈努力,以其独树一帜的传奇特色,发行量最高达到278万册,一直居于全国大型文学期刊之首。

  2001年,评为湖北省首届十大名刊,湖北双十佳期刊,湖北省优秀期刊。荣誉进入中国期刊方阵。

  我们很难给时下流行的大陆新武侠作家排出个位次,也许10年后真的可以有那个响当当的人物出现,同样,我们甚至无法确切知道这些人出道的先后顺序。我们只知道,在2001年《今古传奇·武侠版》创刊后,就有这样的一批作者,踊跃投稿,其中的一部分人,还借此打出了一片自己的小天下。

  首先要提的人是小椴,小椴的前期创作以《杯雪》为代表作,其时主人公身上侠气甚重,常有自由行侠脱却世间束缚之感。到了后期,小椴开始关注侠者的生存与挣扎,笔下的人物往往出现彷徨,不再像以前那样坚定,不再像以前那样绝断,侠的色彩开始减弱。小椴是大陆新武侠公认的武侠天才,很多人是因为他才认识并喜欢上大陆新一代武侠的。其代表作有《乱世英雄传》和《长安古意》等。

  时未寒也是一个武侠天才,他最突出的成就是设置了一个武侠世界,作品中的人物和故事都是依靠这个背景来写的,更为难得的是,他的作品大多都有联系,这在新一代的武侠写手中颇为少见,代表作有《碎空刀》和《换日箭》等。

  名声越来越大的凤歌也是最早一批加入到新武侠创作队伍的人,开始的时候他继承金庸笔法,将武侠人物溶于历史大环境,处女作为《铁血天骄》,这之后的《昆仑》和《沧海》,他开始渐渐有了自己的风格。

  凤歌被看作新武侠作家的代表人物,《昆仑》是他的第一个长篇作品,有评论者概括其作品是科学主义、和平主义、理想主义,超越了金庸时代的哲学主义、民族主义和现实主义。

  凤歌说自己的语言风格近似于金庸,而有别于温瑞安。“我和我们这一代作者,更加注重小说的现代性,比如《昆仑》中的数学、科技,而主人公的行为处事,也多了几分现代人的影子。”“有人预测你有实力成为新武侠宗师级人物,自己是否有这样的抱负?”凤歌表示,“能否成为宗师其实并不重要,武侠作者的使命是写出娱人娱己的好作品,而不是记挂那些缥缈无稽的虚名。”下一阶段,他想完成“山海经”系列的第二部,第一部是《昆仑》,第二部则是《沧海》。

  在台湾方面,孙晓九把刀的武侠作品知名度都非常高,而孙晓的《英雄志》的影响力更是大。面对这样一部创作长达十余年的作品,自然也会招致不少非议。孙晓一贯为人低调,在若干封邮件沟通后,人在台湾的他终于表达了一些自己的看法。他说自己身为实践者,以灵魂书写武侠,以人格承受轻蔑———爱我者欲我生,恨我者欲吾死。“我以金钱与青春灌溉这块贫瘠的土地,今日,我付出了个人所能付出的一切,但结果仍是一无所有。”

  除此之外,还有一部分作者涉足武侠后,又悄然离开了这个领域,比如明晓溪,比如江南等。这样的自由选择和分化,都是非常正常的现象。

  温瑞安、黄易、金庸、梁羽生的作品都曾发表在武侠版上,同时,新一代的凤歌、沧月步非烟、小椴等吸收动漫、网络、游戏、奇幻等各种时尚元素,擅长书写人情人性,令年轻的读者更有代入感,更易接受。

  傲月寒介绍说,在新武侠创作群体中,有这样一些特点:一个是高学历,比如北京同济医科大学博士沈璎璎、北大中文硕士步非烟;第二是一些海外学子,比如留美博士江南、留学加拿大博士杨叛等;第三是很多非文学专业人士,比如沧月、台湾社会学硕士九把刀等。沧月的毕业论文是非常缜密的研究报告,名为《西溪湿地景观的保护和开发》。

  新武侠写作中出现了很多女性写手,比如沧月、沈璎璎、步非烟、等,让武侠创作的江湖多了几分柔情。沧月被称为“美少女武侠宗师”她在过去4年间共出版了8部武侠小说,其中一本《镜·破军》如今已卖出10万余册。由于她外形靓丽,甚至为网络游戏《墨香》代言。

  西南大学文学院教授韩云波是“大陆新武侠”概念的首创者和积极倡导者,被称为“大陆武侠研究第一人”,现主持《西南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中国侠文化”专栏,多次担任武侠类文学奖专家评委,至今已出版专著9部,发表学术论文、评论100余篇。

  大陆新武侠以及新武侠概念,一方面是媒体在进入一个文化新时代对新兴武侠潮流的印象式概括,以区别于金、梁、古、温、黄为代表的港台新武侠;另一方面,它确实在学理上成立,因为大陆新武侠在很多重要方面与港台新武侠有四个很重要的不同。

  一是江湖图景或者说武侠核心观念的不同,港台新武侠的核心是“为国为民,侠之大者”的“民主-正义”观念,而大陆新武侠是个性主义的“自由-正义”观念;二是作者身份中性别格局的不同,港台新武侠是男性独创,大陆新武侠是男女共创,这就引入了女性的新视野;三是智慧方式的进步,大陆新武侠作者有很多名牌大学的博士硕士,创新了武侠的文字韵味、想象空间、文化视野等;四是知识立场的拓展,大陆新武侠跟许多其他小说类型如奇幻、青春、历史、侦探等相结合,是一个涵盖广泛的幻想文体。

  ①新江湖:江湖是社会的缩影。新江湖将是21世纪华人社会的象征,是都市的、当代的、复杂的、活跃的当代城市文明的缩影。新江湖将更加丰富、复杂、活跃、多元化。

  ②新侠情:为国为民,侠之大者。独立不羁,也是侠之大者。在肯定侠客快意恩仇、拔刀相助、善恶分明、正邪对立、为国为民的同时,也提倡多元、相对的侠客价值观念。提倡侠客在学艺、恋爱、江湖成长中追求自由,实现自我,展示独特的个性。

  ③新体验:在发展传统的侠情小说的基础上,提倡和鼓励都市侠义小说、女子武侠小说、玄幻武侠小说等新题材的创作。作品将更加丰富、多元、个性化、有想象力、节奏明快、有青春朝气。

  ④大武侠:继承金古梁温黄等大家的传统,接纳当代丰富多彩的多元的文化元素进入武侠之世界,为武侠文化开疆拓土,适应新时代的精神需求,百川归流,有容乃大。

  (优客李玲《红颜四大名捕之定海针》):总第99期,2006年月末版第3期;

  (优客李玲《红颜四大名捕之忘情水》):总第123期,2006年月末版第11期;

  以人物成长为叙事的线索,将武侠小说的争霸、行侠、情变、夺宝、复仇等模块结合在一起,并从中演绎成故事情节。

  以环境转变为叙事的转承,从江湖写到江山,从高原写到深海,从蛮荒之地写到繁华的城镇,并从中描绘出传奇、惊险和神秘。

  从现有的作品来看,最令人称道的是“机巧”的描绘。梁萧在天机宫解答“天机十算”写得很有智慧。写的是算学,表现出来的是“易学”,写的是主人公的智慧,表现出来的是作者的思考。

  《摘叶飞花》:在腥风血雨和江湖争斗之中写出一点人生哲理,武侠小说就有了内涵。

  这部武侠小说写出了人生两大哲理,一是事态的任何结果都是力的平行四边形造成的。武林盟主最后由杨逸之担任,出乎意料,也在情理之中。二是人生的功利追求是生命的动力,也是生命的桎梏。人生的价值在于“心灵自由”,但对江湖人士来说是多么地艰难。

  作者深谙武侠小说创作精髓,通篇利用了悬念构成大的故事情节,逐层剥开,最后得出超乎想象的结果,并为后来的续集留下了伏笔,颇有古龙的遗风。

  《海之妖》:这是“大陆新武侠”小说中的精品,表现在:一、将神话传说与武侠小说结合起来创造了武侠小说创作中的新境界。人力、神力、物力的交缠实际上是人类力量、神秘力量和自然力量的角斗,真正的胜利不在于某一方,而在于三方力量的平衡。二、采用了侦探推理小说的结构使得小说悬念丛生。

  《曼荼罗》:步非烟的神魔境界在这部小说中发挥到极致。她将印度的“天人传说”融会于武侠想象之中,武侠人物就成为了神、魔、人三者合一的半人半仙或半人半魔。她又将神、魔、人的争斗融会于情节叙述之中,小说自然就充满了神秘、恐怖。这些都极大地刺激了读者的感官。至于小说最后的惩恶济善当然还是中国的传统道德。

  步非烟显然受到古龙较大的影响,但是古龙是在人性中写神性,步非烟是用神性写人性。古龙的人物不管怎么神,还是人,步非烟的人物都变成神了。《摘叶飞花》写争霸,还是人;《海之妖》写诡异,还是人间境界;《曼荼罗》中的情景已进入神魔世界。我个人认为武侠小说还是写人性、写人生哲理为好,因为武侠小说毕竟不是玄幻小说,这条底线还是要守住的。因此我对她的三部小说判分为8、7、6,综合成绩:7。

  《破军》:从创作思路上看,这部小说与步非烟的作品一样,借一点神话的因由展开武

  侠想象,在神秘、荒蛮、恐怖的气氛中展开奇幻的叙述。与步非烟小说不同的是多了一些人性的描写。慕湮的宽容和庇护、云焕的偏激和功利、叶赛尔的忍让和多情,性格和情感的生动给小说人物涂抹上了不少暖色。小说中给人留下最深刻印象的还是那些鲛人,它们看起来是傀儡,没有人性,但是它们只是要回归到自己生活的环境之中去,这种要求恰恰是人生的最终价值。得分:7

  《帝都赋》的思路比较老化,将拜月教的神秘和朝廷的阴谋结合起来写,小说就有了神秘、恐怖和机巧,就有了历史的影子。得分:6

  沧月是大陆“新武侠小说”中优秀作家,她的很多小说我都喜欢,我并将她的小说推荐给了学生们,以她和她的作品来做毕业论文。但是,我对她的这两部小说评价不高,因为缺少了“沧月式人生思考”、“沧月式的精巧构思”、“沧月式的灵动笔法”。两部小说运用的技巧和笔法都很泛化,我甚至怀疑是否是旧作翻新,或者是用心不够。

  小非的这三部小说基本风格一致,属于“反武侠小说”,具有另类色彩。它将武侠小说特有的悲壮色彩都化解为贻笑大方;将武侠小说特有的英雄意识都化解为逢场作戏;将武侠小说特有的崇高精神都化解为稀松平常。在叙事方法上将小说结构的完整性打乱,穿插其中的作者评说,使得小说中多了一个主人公。在语言表述上具有“评话风格”,口语化、评书化,造成了小说的絮语感。

  小非的这三部小说可以视作为当代武侠小说的解构之作,将模式图解、情节嘻语,作家在表现创作随意性和主观性的背后无非是想说明:武侠小说创作没有那么神圣,没有那么严肃,它们只是一种具有规律性创作文本而已。

  这部小说新在开头和结尾。开头写千人冢中救生灵、白骨堆中寻父亲,再加上“金刚经”

  的点化,颇有些宗教救生的意味。小说的结尾道曾临终前声声唤娘亲,多了写人性的呼唤。但是小说的叙述过程却没有多少文化和人性的阐释,还是一般的追杀、打斗的过程;人物性格也不够出新,小的风格,阿清则是“双儿”和“赵敏”的结合体。

  奈、小令的计谋,人物性格分明生动,而这些又都统一到保家卫国的框架之中。民族大业是侠气的最高境界,于是这些人物都有了最亮色。小说结构紧凑,文脉合理。不过环境描述并不出新,大漠、孤城和小客店颇似《新龙门客栈》。8分

  《石榴记》:这部小说具有经典价值。小说模式还是传统的:阴谋和揭秘。小说叙述却是深刻的:人性的扭曲和释放。宁默石、阿榴、西林春、京展似乎都是性格残缺者,但是,都有一个人性味十足的故事。折磨他们的人正是他们的主子开王爷。阴谋、圈套、暴力、女色,当这些模式被人性的刻画所融化时,模式也就成为了性格和命运展示的推动力了。小说的构思相当缜密,达到了丝丝入扣的程度。10分

  《魔瞳》:对小椴来说,这真是一部轻松之作,思想性淡漠,游戏性较强,表现的是文字的才华和惯性的思维,也可以说是《哈利波特》的武侠化。6分

  我认为《龙城》和《石榴记》应该是2005年最优秀的武侠小说,它们分别评分为:8分、10分。但是和《魔瞳》的6分综合起来,只能是8分。

  长篇史诗式的格局及架构,气魄宏伟,极力规模金庸、黄易两大家,文字则有几分梁羽生的风致,可谓是三大家后的继起者,很有潜力;唯独若干炫学的部分(如言及算数之处),较不易让人首肯,还可以再淡化些。

  战乱的年代,除了茍活之外,还很庆幸可以看到有几个肯为自己的信念作坚持的人物,此一坚持,虽云超越了人性,但也正基于人性,此所以能化解冲突,开示正津。逝鸿虽去,却留下无可忘怀的烙印,这是《逝鸿传说》的优长。缺点是冲突的格局过小,只点出乱离时代的侧面,颇辜负了开篇极力摹写,饶有李华吊古战场文〉的惨烈。

  两个个小短篇,凄楚悲凉,有许多人力无可回挽的无奈,读后有令人难已的叹息,文字优美,意境深远,其中《龙城》写得最好;《石榴记》的宁默石、阿榴、京展都各有特色;《魔瞳》嘛,不像是中国的武侠,从国名、地名、人名到观念、思维,都是外国式、西方式的,颇参杂了《魔戒》、《哈利波特》的味道,故事虽佳,而究竟属非我族类者。

  《摘叶飞花》是《武林客栈》的终篇,但还是与「武林客栈」之名不太相符,群英聚首,却意外成就了个杨逸之,引出了华音阁;然后,《海之妖》、《曼荼罗》就以华音阁主卓王孙武林盟主杨逸之为主线,先故弄玄虚来个「美人鱼」寓言,参杂了过多的魔幻色彩,虽惊悚诡秘,但却越写越离奇,有点一蟹不如一蟹了。

  《帝都赋》上承《大漠荒颜》的故事,写宫庭斗争,尔虞我诈处令人惊心动魄。但历史是虚构的,减损不少震撼力。《破军》是现代魔幻式小说,受《糜戒》影响不小,风格惊耸雄奇,然中国味不足,可谓寿陵学步,失其故我,可惜可惜。

  嘻笑怒骂式的江湖,文字轻松、有趣,滑稽中又带有点讽刺,是另类的武侠;但思想、内涵不深,以之游戏笔墨则可,登大雅之堂则难。

  《昆仑》为大陆新武侠标志性作品,厚重深沉,豪迈大气,丰富深刻,体现的科学主义、和平主义、理想主义“三大主义”代表了大陆新武侠对港台新武侠的飞跃,但又并不是割裂武侠传统,而是在继承中有所革新,良好地接续了优秀武侠传统的传承与积淀。其详细评说,已见于我在为《昆仑》所作的序言,此处不再赘言。

  《海之妖》、《曼荼罗》将奇伟的武侠想象力发挥到了极致,更重要的是,步非烟在“信仰的宗教”基础上进行审美抽象,创造了“想象的宗教”,使之成为“新神话主义”的创作方法。从这个角度说,步非烟是继还珠楼主之后最优秀的奇幻武侠代表。在她自己创造的一个独特的世界体系里,表达着她对于世界、人生以及审美的认识。

  《破军》和《帝都赋》分别是“镜”和“墨香”这两个不同系列的代表作品,也因此而呈现出不同特色,表明了沧月驾驭不同题材、意趣的高超能力。就《破军》而言,在“云荒”的独特世界体系里,她表达了神性与人性之间的复杂纠葛,更加突出了人在天地之间的主体能动地位;就《帝都赋》而言,人间权力之争与情感之挚形成了鲜明对比,突出的是人居世间的复杂人性。这两部作品,都在较为复杂的层面上逼近了人性的本质,并以作者灵动的文学感受能力进行了非常“好看”的审美表现。

  三部作品都是“青春武侠”,在严肃中又有一种轻松的感觉。作品显示了网络一代对现实生活和虚拟空间的二元世界的思考,一方面在传统意义上具有“狂欢”的对于现实生活的“颠覆”性质,遮蔽了的和神圣化了的现实在这里被解构了,呈现出来的是人的本真的冲动;另一方面在先锋意义上具有“戏拟”的对于虚拟空间或文学虚构的“颠覆”性质,虚构了的和理想化了的幻想在这里被解构了,呈现出来的是人的真实的本质。而且,小非运用的轻松的笔调,使人读之不觉其倦,具有强大的文学感染力。

  《逝鸿》的特色在于历史的厚重感和哲学的深沉感。碎石选取十六国为历史背景,这就和黄易《边荒》的背景选择一种,是选取了一个历史的衔接点来呈现历史变迁的本质;同时,他选取《金刚经》还未全面在中国得到理解的洛阳白马寺时代作为哲学背景,也具有体现中国文化思维变迁史的意义。因此,《逝鸿》除了好看,其重要的意义还在于这是一部中国历史意义上的“活生生的文化”的“感觉的结构”。作品中对《金刚经》“有”、“无”的阐释,见解独到,发前人之所未发,超越了金庸在《侠客行》中对佛学的体现,给予了武侠文学的哲学之路以深刻启示。

  小椴的三部作品,显示了他“求新求变求突破”的努力。但正因为这样的一个转折,使他几乎放弃了在《杯雪》和《洛阳》中臻于完美的艺术手法,在他的原有道路上,也就导致了《石榴记》的新意不足和《龙城》的单薄。幸好,《魔瞳》已经显示出他转变的初步成效,在哲学意义,他表达的拯救与逍遥的主题,实已较之《杯雪》与《洛阳》有了本质性的飞跃;在审美意义上,他吸收了动漫电玩的现代大众文化因素,使之虽未更曲折但却更具有奇变精绝的观赏性。当然,这也许还不能说是已经成熟,但标志着一个新的小椴的出现,也是一个更加深刻和更加时尚的小椴的出现。